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宿迁机关党建 >> 周边传真 >> 内容
重庆:“智慧”党建,聚人气接地气
编辑:市场监管局机关党委 2019年07月03日 10:40 共浏览176次

    智能时代,互联网技术在各行各业生根发芽,蔓延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党建工作也顺应着时代的发展要求,开启了“互联网+”的创新融合,全力迈向“智慧”时代。

  那些具体化、区域化和行业化的内容需要各级党组织和党员发挥创新精神,将互联网思维和实际情况相结合,打造能够落地生根的党建平台,不断夯实基层党建基础,将全面加强党的建设落到实处。

  “红岩网校”,让学生喜闻乐见 

  说到高校学生参加入党培训活动,大部分同学都会觉得很严肃。怎样提高同学们的学习兴趣和研学精神,使这一严肃而又略显枯燥的课堂活跃起来,成了各高校领导和教师面临的一大难题。重庆邮电大学结合自身优势,利用互联网巧妙化解了这一难题。

  作为在信息通信、互联网、大数据以及智能化等领域颇具影响力的高校,重庆邮电大学发挥优势和特色,其“红岩网校”自主研发的“党旗飘飘”在线学习培训平台,引得学员们纷纷驻足学习。面对学校党建工作中的许多重要工作和环节,该校广出“妙招”应对。

  首先,他们将纸上文字“翻译”成学员们喜闻乐见的微视频,让党的理论“活”了起来。“我喜欢这个动漫,没想到《党的性质和宗旨》还可以做成动漫;《党员的权利和义务》微视频做得不错,必须先收藏起来。”重庆邮电大学生物信息学院的入党积极分子于东润在学习过程中表示。

  据了解,在“党旗飘飘”后台上,持续更新的动态数据将每个学院的整体学习情况,学员的学习过程、测试成绩、实践活动、心得体会等内容一一反映出来。学校通过分析后台数据,可以发现每位学员学习的薄弱环节,从而提高理论学习的有效性。

  此外,学校还搭建入党教育培训管理的云平台,通过数据共享、课程管理、考试监督等方法,打破传统教学时空限制,支持学员使用各类终端设备在任何时间、地点进行在线学习,解决党课教学形式单一、师资力量薄弱、考核不够规范、效果不够均衡等问题,促进了线上理论与线下实践有机融合。

  近年来,该校还坚持创新“红岩网校”平台,结合大学生喜好,先后开发上线了“青年学习成绩单”“酷跑2050”“团团微课学报告”等系列H5微信小程序学习产品,通过微课打卡、学习打榜、游戏PK等形式,创新宣讲载体,引导大学生开展学习教育。

  智慧平台,为党员亮出红黄牌 

  在重庆大渡口重钢社区,党员干部为民服务怎么样?群众满不满意?只需打开智慧党建平台就一目了然,大数据的运用将自动为党员亮出红黄牌。

  “通过这个智慧平台,我们老百姓也可以给党员工作评分了,做得好我们就打高分,实事求是的打分,也是对他们工作的一个认真的反馈,找他们办事也更加放心。”刚刚在政务平台“群众打分”一栏上为对应党建工作者打了高分的李梅这样称赞他们的智慧平台。

  然而,即使是得到了高分,该社区的党建工作者也不敢有丝毫懈怠。因为他们每一次办理工作事项,都要接受群众的网上打分,这一分数将通过大数据直接进入考评系统,成为考核他们工作业务的一大指标。

  “这无形当中就给我上了一道紧箍咒,而且这个分数也做不得假。”重钢社区党建联络员赵小艳表示,智慧平台让各个岗位的工作者都更加认真地对待自己每一次的工作,每一次收到大家的分数反馈,都觉得自己的工作得到了肯定。

  通过这样一个智慧平台,党和群众的联系加强了,关系紧密了,群众积极对党建服务工作提出意见,党务工作者也及时做出改进,每一次工作都比上一次做得更好。

  《工人日报》记者看到,不管是社会服务工作,还是高校党员培养工作,只要是涉及党务工作的地方,就会有党组织通过运用互联网技术和信息化手段,创造性地搭建独具特色的智慧党建平台,党建工作聚人气接地气。

  “三级和议”,将矛盾化解在基层 

  大山深处的重庆綦江区新盛镇石桥村,75岁的袁后立一早就来到村便民服务中心的一间挂着“分钟法律诊室”牌子的办公室值班。现在,退休教师袁后立的新身份是“分钟法律诊室”的和议员,负责值班“接诊”,第一时间化解矛盾纠纷。

  綦江是曾经的矛盾纠纷高发区。如何把矛盾化解在基层?綦江区委区政府运用互联网思维,搭建了基层党建和矛盾化解的平台,即发挥基层党组织作用的三级和议制度:在村级单位设置“分钟法律诊室”,从和议员开展一级和议,到村支两委启动二级和议,再到乡镇街道党委政府主导三级和议,自下而上,层层过滤,将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

  “‘分钟法律诊室’参考‘110’的接警模式,由和议员轮流值班,接到村民‘报警’后,和议员要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开展一级和议,缩短群众诉求解决时间。”綦江区法学会秘书长邹健对记者说。

  去年7月,石壕镇万隆村村民王文明到“分钟法律诊室”反映,一家企业2017年安装排污管道时,占用其土地,却未给予补偿。和议员万学华立即展开调查核实,并组织王文明和企业代表进行调解,经过解释疏导,双方当场按照每年每亩地250元的标准签订了补偿协议。

  “村里的矛盾纠纷看似不大,一旦发酵可能造成严重后果。”邹健说,一级和议由和议员实施,他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是一种以德治为支撑的化解方式。

  一级和议将大部分矛盾纠纷化解在萌芽状态。2017年10月至今,綦江区共建立“分钟法律诊室”93个、和议员2034名,介入处置矛盾纠纷8500余件,其中一级和议化解矛盾纠纷占61.3%。

  一级和议无法解决的矛盾纠纷,就要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的作用,需要二级和议出马。二级和议由村支两委组织实施,由村干部、综治专干、和议员和当事人参与,以群众自治的方式化解矛盾纠纷。一级和议与二级和议未能化解的矛盾纠纷,则由乡镇街道党委政府主导三级和议,通过法治手段予以化解。

  统计显示,綦江区“三级和议”机制化解矛盾纠纷成功率达100%,全区信访量大幅下降,2018年全区信访5001人次,比2017年下降44.3%。

  “‘三级和议’机制既是化解矛盾纠纷的有效举措,也是推动德治、自治、法治‘三治融合’的有效载体,更是党委政府密切联系群众的有效通道。”綦江区委书记袁勤华说。(来源:工人日报;转载人:张静)

相关文件下载  (0个)
15.7K

友情链接